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th Apr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暮淡雲重,一點殘陽紅,寒鴉啼歸,幾縷青煙裊,遠山如黛,竹影瀟瀟,舊歸處,人不同,昔影重疊往復,歎流年,花開花謝,幾重坎坷,半生浮塵如夢,濁酒邀月清風伴,一地惆悵無人解,何處訴? 殘紅低訴,落葉淒零,一闋瘦詞道不盡萬般滋味,滄海桑田,此岸彼岸,魂深處,思念如潮。浪淘盡,舟渡無人,心難平,眸迷瀛台,奈何浮塵盡累,怯步徘徊,斷翅飄搖無門,終是糾結。 月探窗台,絮語零星,輾轉如煎,誰解個中三味?更漏低沉,寒蟲恬噪,意煩心亂,徒步中庭,銀蟾盈盈,遍尋群星,天際璀璨,卻歎雲深無路,銀漢迢迢,魂付月輝盡去。 花濺淚,雨盈濃,長路漫漫,霧迷心重,情深處,銀蟾愧淚,窮其一生默念。 是非過,天無解,況凡心慾念,如絲籐纏身,世俗為牢,道德為操,終不能跨越一步,幸焉?悲焉?半世修行,卻無法破繭而出,喜飛蛾撲火,華麗轉身,為愛而生,為愛而滅,生命之光,熠熠生輝。 半卷殘書,燭淚搖紅,壁影躑躅往復,抬頭向天嘯,回聲寂寥空曠,簫聲低沉沙啞,一曲三疊,蕩不盡離愁別緒。千呼萬喚,留不住桃花朵朵。 誰之非?誰之過?天無語,地無緒;何所依?何所迷?盈盈碧水,蔚藍天際,一朝相識,百世孤寂。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昨夜一場小雪緊跟在春雨的後面,飄飄灑灑地逶迤而來,一時間漫天皆白,銀裝素裹,到處是瑩潔晶亮的世界。今晨,火紅的太陽露出溫柔的笑臉,天空萬里湛藍,雲淡風輕,轉眼間,磚頭厚的積雪融化為水,除了屋脊的背陰面還殘留薄薄的一層之外,其餘之處消融殆盡,一片空明的朗潤潔淨。 古語說“春雪如跑馬”,極言春雪融化速度之快。春和景明,大地回春,地氣氤氳上升,即使是倒春寒,氣溫下降到零下三五度,只要天晴,春陽朗照,很快就會冰雪融化一空。那些在冬天積蘊了力量的生靈們,春風吹又生,忙不迭的綻放羞澀花蕾,鼓弄如豆芽胞,梳理青暈枝條,欣欣然以向榮,春天轉眼就來到了。 萬物同理,人的生命過程就如同這跑馬春雪,轉瞬即逝。別看今天青澀嬌嫩,朝氣蓬勃,轉眼間便會老態龍鍾,暮氣沉沉;驀然回首,青春已是昨日黃花;駐足觀望,年少已是夢中懷想。 天上的太陽,永遠光芒萬丈;碧空的星辰,永遠脈脈含情的閃爍。而我們人的生命之花,就像劃空而過的彗星,其耀眼的光焰璀璨而短促。生命的壯麗詩篇,生活的美好華章,留痕在悄然而逝的歲月之中,隨同跑馬飄搖而去。花兒謝了,每年還會再開;春天走了,冬後還會再來,而我們的生命只有一次,絕不會花開二度,枯枝新芽。既然如此,趁著大好時光,多做些對他人對社會有意義的事:莫虛度了如玉韶華,浪費了春的絢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