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8th Apr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2010年的4月5日----清明節。對我及對我的家人來說,是個特別的日子。特別在我那漂泊在外六十餘載的三大伯,今天在我的家鄉有了新居,有了家。 早早起來,我和我的家人一行二十餘人,驅車來到了距縣城大約五公里,我那三大伯的居所。這裡群山環抱,青松翠柏,漢白玉的高大門牌,以及書寫著李運昌將軍親筆題詞"人民英雄永垂不朽"的高高的紀念碑。這裡----興隆縣革命烈士陵園,便是我三大伯的新家,也是他那永久的家。 在第二排左數第四位,我們見到了我們的先輩,墓碑的正面五個大字:司福林烈士,在右上方烤印著他戎裝的照片,這也是他唯一留給家人的遺物,據我的父母說那還是用當年繳獲小日本的照相機拍的。多虧有這麼一個遺物,要不然我們連他老人家長什麼樣都不知道。墓碑的背面刻著他的生平:司福林,男,一九二一年三月出生於河北省興隆縣,一九四二年參軍,同年入黨,一九四八年十月犧牲於錦州,時任連長。犧牲時年僅二十七歲。我不想對他的音容笑貌有什麼描述,也不想對他的一些事跡給予記錄,儘管我父母曾經給我們講過很多關於他的故事。我想他所做的,也是當時許許多多正直勇敢,不為所辱的中國人所做的。為了一個追求,為了一個民族,為了一個國家,他們寧可拋去一切,包括自己和親人的一切,只要需要,他們都不會猶豫,他們都不會皺一下眉毛。我想講述一個真實的故事:一九四三年夏季的一天早上,天剛濛濛亮,我三大伯帶領著十幾個人,突然出現在我爺爺奶奶面前,當時爺爺奶奶非常高興,但我三大伯卻說:“我們已經來了一天一夜了,和爹娘道個別馬上走。”原來他們在我家的柴房已經隱蔽了一天一夜了,家裡人竟然沒發現。這次來是為了伏擊日本鬼子,日本人在據點外修了一個靶場,我家是必經之地,日本鬼子經常去打靶,我三大伯他們想在此伏擊去打靶的日本兵。我爺爺奶奶當時就被嚇傻了,這不是要了一家老小的命的大事嗎?萬一打起來,全家人還能活命嗎?如此看來,為了他的追求,他什麼都願捨棄。 司福林,我的三大伯,只不過是這裡三千多位烈士其中的一個,孫永勤,包森……眼看著一個個名字,心中聳立起一個個英雄,一個個英雄,就是一座座豐碑。儘管他們中沒有幾人留下照片,但在我心裡,仍然呈現著一個個勇敢而又鮮活的面容。他們有的不遠千里來到這裡,有的不知真實姓名,有的不知祖籍何在,有的沒有留下一件遺物……他們每個人都沒有同家人告別,甚至留下一句遺言,他們捨棄了一切,包括自己寶貴的生命,空著兩隻手走了,把所有的一切都留給了我們----他們給我們留下了藍藍的天,碧碧的海,青青的山川,肥沃的田野,那舒適的環境,那幸福的生活,那日新月異的國與家…… 我們今天所擁有的一切一切,都是他們拋頭顱,灑熱血換來的,是他們用無數年輕的生命,義無反顧,捨生忘死換來的,是他們無私無畏,勇於奉獻換來的。他們追求的,不是金錢,不是財富,不是今天我們敬獻的鮮花,不是我們今天碑前的肅立,而是讓他們的後代----我們,以及我們的後代,世世代代都擁有幸福生活……他們留給我們的,是那份沉甸甸的,世世代代的----永久的愛。 文章來源:異色天空的BLOG |劉曉慶 | 小車AF1 |南大夫快樂育兒日記 | Only me的BLOG |Scope It Out | 龔志雲的部落格 |絃歌如水 聽著 看著 唱著 | The Road to Boston |~飛進自己的世界~『靈動』 |